首页 > 专题栏目 > 李文祥专题 > 外媒报道 > 正文     濮阳网-中共濮阳市委门户网站 濮阳市唯一重点新闻网站


生命最后两三年李文祥常念叨:多做事比名人强

作者:  文章来源:大河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2-15 11:29:33

不管在哪儿,只要能给社会、给身边人多做点事,比什么都强  

成为“名人”后,县里给他家翻修房子,他说:“有这钱帮助困难乡亲多好”  

如果单单从传播意义上划分,李文祥的人生有一条分水岭,那就是2011年1月4日。  

当天,下乡慰问的前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无意中发现了李文祥的事迹,一个在革命年代出生入死、战功不凡的革命英雄,数十年来甘愿平凡,扎根农村,从不索取。  

李文祥感动了河南大地的无数人。其时,李文祥87岁。  

李文祥临走前没有什么遗言。女儿说,最后这两三年,老人念叨最多的就是不要找领导,不要说自己困难,不要再给国家添麻烦,“如果要说遗言,这句就算吧。”  

【场景】  

临终前李文祥老人很平静  

如果不是肺出血突然增多,李文祥或许还能挺过去,直至走出重症监护室,回家后重新换上那套最爱的军装。  

2013年后,李文祥的身体越来越差,常常发烧,加上脑萎缩和脑梗,肺部也感染,出血增多。最后三年,他大多时间是在范县或濮阳市的医院度过的。  

最后几个月,老人不能说话了,但意识还清醒,很多次睁开眼后,看着女儿,再看看外孙,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有时看着看着,就开始流泪。  

今年2月13日下午4时,李文祥走了,走得非常平静。  

【知足】  

不管在哪儿  

能给社会多做事就好  

2011年“出名”后,李文祥一家有了不少改变,来慰问的人多了,老人的生活条件也更好了,有时也参加省里、市里的一些会议。但即使这样,女儿李金英说,“老人一点都没有变。”  

她说,父亲常一遍遍地对自己说,“如今吃得好,穿得好,有房住,很知足了,其他都不图了。”  

李文祥最喜欢吃的是红烧肉,但以前日子苦,他常常把好吃的都留给女儿和妻子,自己从来舍不得吃。这几年生活好了,但老人牙口不好,只能吃软些的食物。女儿有时候给他做红烧肉,老人感到更满足了。  

在李金英童年和少年时,她每天跟在李文祥后面去村口小镇,去田间地头。那时,看到收成好,庄稼长得喜人,老人就高兴,“今年又是个大丰收年!”  

那时,李金英并不清楚父亲的经历,只知道他当过兵。家里包着勋章和奖状的布包裹了一层又一层,放在抽屉最里层,等后来知道后她才恍然大悟。  

说起不少战友成了“领导”,父亲就会跟她说,“不管在哪儿都一样,只要能给社会、给身边人多做点事,比什么都强!”  

【开心】  

经常告诉外孙  

长大了要当兵  

“出名”后,老人之前的部队领导也联系上他,给他送来了一块匾额,上书“战斗功臣英雄本色”。老人自豪得不得了,一有客人来,说不上几句话,老人就会把客人领到匾额前,“这是我们部队送我的。”藏不住的开心和骄傲。  

尽管离开部队已经60余年,但每次看见穿军装的人,或者军车,老人就看个不停,一直目送到看不见为止。如果在电视上看到部队检阅的画面,老人就一直守着电视,谁都劝不走。  

在医院这三年,李金英仔细回忆了一会儿说:“要说他最开心的,还是部队领导来看他。虽然说不出话,但一直拉着部队领导的手不松,眼角流着泪,不舍得他们走。”  

对年龄相差70多岁的外孙,老人最常说的是,“好好上学,有出息,以后当兵,当兵多好啊,能保卫国家,国家还记得你。”  

【念想】  

多为别人着想  

多听党的话多跟着党走  

来家里拜访李文祥的客人多了,报纸上、电视上、广播上也常常有父亲事迹的报道,李金英也作为“李文祥先进事迹报告团”的一员,在省内不少地市巡回作报告。  

李金英也常常想,父亲留给自己最大的财富是什么呢?  

她想起从1979年开始,民政部门和组织部门有十多次对老复转军人、老党员、老干部的普查和核查,但父亲填表时只填本人基本情况,其他都空白;1985年那会儿,福建原单位确定每季度给他寄发退职补助费,他说自己不能两头拿钱让国家吃亏,自愿放弃救济费;出名后,县里给家里翻修房子,他一直念叨,“有这钱帮助困难乡亲多好!”  

不少人说李文祥淡泊、豁达、不计名利,李金英说:“我懂得不多,但这些年,父亲常给我说的就是,多为别人想,对人要诚实,要对人好,不能让别人受屈。这些话是实实在在刻在了我的心里。”  

女儿入党后,老人又多加了一句,“多听党的话,多跟着党走。”  

【感受】  

他是一个家常的  

让自己时时念想的父亲  

最后这三年,李金英还觉得,父亲的形象越来越真切、可爱了。  

53岁那年李文祥才有了这个女儿。“感觉他既像父亲又像爷爷”,李金英从小就喜欢黏着李文祥。  

老人爱抽烟,说了好多次也戒不掉,有时管得严了,就偷偷抽,藏起来不让发现,李金英“抓现行”后,又好气又好笑。有时去省里、市里参加活动,室内不让抽烟,老人就去大厅,有门卫过来阻拦,老人就不高兴了,嘟囔着“我要回家!”身旁的女儿赶紧拉住他。  

这一幕也常常让她想起早些年。那时候,李金英在范县到台前的公交车上卖票,一周回家两次。每次都是刚回家,父亲就问下回啥时候歇班,默默记下来,然后,算着女儿歇班的时间,他早早地在大门口搬个小马扎坐下,一直等着女儿,有时交班晚了,晚回家一两个小时,他也一直在门口,看得她心疼,心里又格外暖。  

尽管有十多种国家级、省级、市级荣誉在身,但在李金英心中,李文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一个家常的、对自己好的、让自己时时念想的父亲。  

【牵挂】  

心唯一的女儿  

以后过得不好  

以往住院时,李文祥常常说要回家,可这次住院却什么都没说。李金英说:“他大概知道自己这次挺不过去了。”  

她回忆,父亲放心不下的,是死后怎么安葬,常常说,当年想念家乡,回来了,就想埋这儿,不想再走了。  

他还担心,女儿的家庭负担那么重,以后日子会不会不好过。前些年,李金英独自带着两个孩子,打零工、在服装厂流水线做工、街头卖菜,这三年来在县里的帮助下来到一所学校的后勤处上班,月工资1000多块,她很知足,“工作稳定了,不用受风吹雨淋了。”  

知道政府照顾了自己很多,李文祥更不安,也常常自责,“当时要是不知道我那些奖章,是不是就不用给政府添麻烦了。”  

这几年给老人看病是县里出钱,老人过意不去,因此每次领导来看望他时,问有困难吗,他就一口咬定,“没困难!”他还一遍遍叮嘱家人,“政府给的已经很多了,不要找领导,不要说这些(困难的)事,什么都不要再提。”  

李金英说,父亲临终前没有留下什么遗言,但在医院这两三年,“不要找领导、不要提困难”是他说得最多的,“如果要说遗言,这句就算吧!”




责任编辑:崔莎莎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