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频道栏目 > 文化•旅游 > 正文     濮阳网-中共濮阳市委门户网站 濮阳市唯一重点新闻网站


当森林公园装上“人工肾”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22-11-14 11:16:58   导出文档

站在高约24米的防火观察塔上可以看尽这片湿地的全貌。绿意中泛着波光,大片的芦苇在阳光下随风摇曳。“隆隆”水声不间断地从脚下传来,声音源自这座塔底部的“布水池”。每一天,都会有约6万立方米经过处理的中水流入其中,接着再被“泵”向这片31.03公顷的湿地,最终,会有经过湿地深度净化的约4.5万立方米符合排放标准的水,作为补给,注入湿地旁静静流淌的永定河。除此之外,这片湿地还是白鹭、绿头鸭等野生水鸟以及40余种湿生植物的家,动植物们在这里生长、繁衍,在生态系统中扮演着各自的角色。然而就在4年以前,这里还只是一片河滩地。  

森林里的“人工肾”  

这片人工湿地被称为“南大荒湿地”,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西南部永定河左岸的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中。总占地面积121公顷的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里,栽植有3.5万余株乔木、13万余株灌木以及约23万平方米的地被植物。在中国青年报“温暖一平方”直播间,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管理处绿化管理科科长宋顺向记者介绍,这里曾是永定河旁的一处荒地,植被稀少,沙石遍布。“自从公园建成之后,周边整体的自然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除植被外,公园里还设置有雕塑、石碑、景墙等,在自然的休憩环境中融入文化气息,为市民提供了一个可以休闲、健身、散步以及了解永定河文化的场所。”  

“南大荒湿地”便诞生在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的这片青绿之中。“湿地建设从2018年4月开始,2021年6月完成了所有水生植物的种植,同年12月竣工,今年3月正式对外开放。”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管理处湿地管理科科长饶刚说,建造这片人工湿地的首要目的是为永定河进行生态补水。为了解决来水无法达到水质标准、不能直接排入永定河的问题,需要一个可以对水进行深度净化的中间环节,而“湿地”就是答案。“布水池就像是这片湿地的‘心脏’,发挥着对整个湿地的调控作用,可以源源不断地向湿地的各个单元池布水。”  

饶刚介绍,地球有三大生态系统:森林、海洋、湿地。其中湿地在水源涵养、水源净化以及生物多样性方面都发挥着重要作用,是名副其实的“地球之肾”。“南大荒湿地建成后,除了实现为永定河补水的目标,还进一步改善了公园环境,丰富了区域内的生物多样性,带动了更多周边居民和游客在周末和节假日来到湿地游玩,还有不少团体来到湿地进行科普教育。”  

湿地生态系统“保卫战”  

“去年夏天,湿地还未对外开放,我们的园林工人有一天报告说在湿地发现了一只野生凤头。这种鸟需要在开阔水面上才能起飞,而我们这里湿地的水不够深,它因此始终无法起飞。我们向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部门进行反映后,对它进行了救护并放生。”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管理处科技科科长马贯成讲述起2021年发生在湿地的一次野生鸟类救护行动。  

除了凤头,建成后的“南大荒湿地”还吸引了白鹭、夜鹭、绿头鸭、赤麻鸭、黑水鸡、野兔等大量的野生动物在此栖息,这些可爱的生灵在享受着“新家”的同时,更为湿地生态系统的建立和生物多样性的提升贡献着它们的力量。“湿地最初人工种植了芦苇、香蒲、睡莲、荷花等十余种湿生植物,经过一年的运营,目前已经增加到了40余种。之所以会增加是因为鸟类在飞来的同时也携来了各类植物的种子,这些种子落地生长,丰富了湿地植物的品种。”饶刚说。  

水生植物为水中的田螺和鱼类提供了食物,而田螺和鱼类则被鸟类所食,鸟类的排泄物又为湿地植物提供了养料,如此,一个较为稳定的湿地生态系统便基本形成了。为了保护长着羽毛的“客人”,维护来之不易的湿地生态系统,公园着实花了一番心思。“我们规划出了一片250亩的不对外开放的湿地生态保育区,作为各种鸟类的栖息地,其中设有食源、人工生态岛、人造灌木丛等,努力为鸟类营造出一个适宜的栖息环境。”饶刚介绍,公园还组织志愿者向游客发放湿地保护宣传册,并设立科普展牌,传播湿地生态保护知识。他特别强调不要在湿地区域露营,因为搭帐篷会破坏地被植物,人类活动会对野生动物造成干扰,不可避免的生活垃圾也会对湿地环境造成污染。“我们在公园的其他区域设置了专门的露营地,大家可以去这些地方享受露营的乐趣。”  

“大家在公园内游玩时请及时带走生活垃圾,不破坏野生动物的栖息环境,不捞鱼、不掏鸟蛋,不用弹弓打鸟,不带宠物入园,因为猫狗除了对儿童游客存在潜在伤害,它们还会追逐捕捉公园内的野兔、刺猬、鱼类等野生动物。”马贯成补充道。  

关于生态系统保护,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管理处科技科林业高级工程师袁启华向记者介绍了接下来的计划。“植物是生态系统中的初级生产者,维持生态系统的稳定,植物不仅量要大,种类也要丰富。未来,我们计划在公园内部建设湿生植物种质资源库,从北京及周边地区收集种质资源,进行异地、活体保存,然后将这些植物栽植到我们的保育区,之后对它们进行评价、研发,发掘它们的经济、药用、食用以及园林价值。这不仅能够服务现有的湿地,也能服务北京市及周边城市,乃至全国。”




责任编辑:冯牧羿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