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频道栏目 > 汽车 > 正文     濮阳网-中共濮阳市委门户网站 濮阳市唯一重点新闻网站


新能源车下乡 配套设施也应下沉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4-08 10:57:09

日前,工信部、商务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开展2021年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自今年3月至今年年底,将在山西、吉林、河南、山东等地,选择三四线城市、县区举办若干场巡展活动,在满足农村地区消费者出行需求的同时,加速新能源车市场化的步伐。  

作为促进汽车市场发展的重要举措,去年新能源车首次下乡便收获颇丰,为全年新能源车市场正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而已升至“二年级”的新能源车下乡,是否会延续去年的高光表现,是消费者、汽车企业共同关心的话题。  

车企参与积极性明显提升  

2020年,由工信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等共同开展的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在全国多地展开,带动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  

据工信部官方统计,2020年,历时近四个月,在青岛市、南京市、海口市、成都市、昆明市五地启动的新能源车下乡活动中,累计销量超18万辆。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效果可见一斑。  

此前,国内新能源车市场主要集中于一二线城市。提升农村地区新能源车销量比例,对提升整体新能源车市场渗透率有着重要意义。  

去年12月,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发布的《中小城市与农村电动汽车发展研究》(以下简称《研究》)显示,中小城市与农村地区电动汽车前期发展较缓慢,中小城市的电动乘用车销量、渗透率为大城市的50%和40%,整体发展滞后约3-4年,农村地区电动乘用车销量维持在13万辆左右,仅占全国整体销量比例约一成,相对于占比近半的农村人口,还有较大提升空间。  

作为新能源车下乡活动组织实施方,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示,去年多款新能源车下乡车型受到消费者认可,所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新能源车打破仅在城市发展的局限性是其走向市场化的标志之一。“新能源车需凭借自身实力为其打开市场销路,让更多消费者愿意主动购买相关车型。去年下乡活动为新能源车市场化推广,尤其是深入农村市场迈出了重要一步。”许海东说道。  

在他看来,伴随新能源车下乡活动开展的深入,部分热销车型也引起了城市消费者的关注,使不少潜在新能源车消费者有了更多认同感,这一点更为难得。  

以去年名声大噪的五菱汽车的宏光MINIEV为例,因其不到3万元的售价和丰富的配置,仅半年时间市场销量就达12.7万辆,连续多月蝉联新能源车销量冠军。  

去年9月,《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新能源车下乡南京站活动时发现,所有参与新能源车下乡活动的车型在推广期间均提供优惠价格。比如,江淮IEV6E系列车型最高下乡补贴1万元,最低活动价为4.95万元;东风风神EX1质享版最高优惠1.1万元,并提供99元3年6次免费保养政策;哪吒N01综合优惠最高为1.55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去年参与新能源车下乡活动中,共有24家车企带来61款车型,每款车型或给予购车优惠政策,或享受更多售后服务,意在用更优惠的价格和服务吸引消费者。  

去年新能源车良好的市场表现,让业内各方对今年新能源车下乡活动充满期待。  

工信部披露,截至目前,参与今年新能源车下乡活动的汽车企业包括比亚迪、上汽通用五菱、上汽荣威、吉利等18家主流车企,52款车型入围下乡车型名录。其中,长安汽车带来了欧尚A600EV、欧尚尼欧、CS15E-pro等8款车型,上汽通用五菱和吉利汽车也各有6款和5款新能源车型参加此次活动。而国机智骏、江苏吉麦新能源、华晨汽车等均是首次参加,进一步丰富了消费者的购车选择。  

适销对路车型是关键  

“在很多消费者心中,入围下乡目录的车辆是低端产品的代名词,实际上这绝不是对下乡新能源车车型的准确描述。经过汽车市场多年培育,无论哪个地区的消费者,购买何种车型,高品质都是消费者购车的向往,也是车企为此努力的方向。”针对于消费市场对新能源车下乡的错误理解,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副研究员王贺武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时提出了他的看法。  

其实,从五菱汽车宏光MINIEV车型市场热销情况,便能看出农村消费者的购车偏好。这款车型备受消费市场追捧的主要原因,与其高性价比的优势直接相关。  

当前,在传统燃油车市场,任何一家车企想通过低价营销策略赢得市场,已非易事。同理,在新能源车市场中也不再万能。  

对于下乡车企而言,针对农村地区消费者提供更有针对性的适用车型,才是打开农村新能源车市场的关键。  

那么,农村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新能源车?《研究》显示,因中小城市和农村面积较小,导致消费者出行半径也相应较小,超过八成居民家庭总体日均出行里程小于50公里,中短程续航新能源车型便能够满足主流消费群体需求。从产品和价格跨度来看,续航里程在120公里至400公里、价格在3万-8万元之间的车型更符合市场需求。  

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新能源车下乡增加了多个省市,其中不乏山东、江苏、河南等低速电动车(两轮或三轮)集中地区。对于这些地区的消费者而言,微型车是他们购车的首选。  

微型不代表低端。  

为了迎合市场所需,今年的下乡车型不乏小蚂蚁EQ1、奔奔E-star、比亚迪E1、北汽EC3等多款微型车。它们均搭载安全气囊、主动安全装置、丰富科技配置等,凸显“小而精”的特色。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小城市居民消费需求的升级,消费者也需要产品性能更好、更安全的新能源车型。比亚迪秦EV、上汽荣威Ei5、吉利枫叶30X等多款高品质车型也入围此次新能源车下乡目录。  

据了解,比亚迪秦EV配备远程启动功能,且搭载定速巡航、倒车影像、自动驻车等辅助配置;上汽荣威Ei5配备多媒体系统和语音识别控制系统,支持CarPlay,丰富驾乘人员车内娱乐生活;吉利枫叶30X续航超300公里,可提供运动和经济两种驾驶模式切换,配备导航路况信息显示、道路救援呼叫以及车联网功能。  

除此之外,在智能网联化方面有突出表现的云度、零跑、合众等新造车品牌的加入,也为农村消费者享受前沿科技提供了可能。  

许海东认为,今年新能源车下乡从持续时间和覆盖范围都有明显增长,这离不开有关部门的积极推动和主机厂的参与。考虑到今年下乡活动开启时间较早以及市场环境更好等多种因素,今年新能源车下乡会收获更多市场关注,并有望转换为更多市场销量。  

基础设施建设要跟得上  

一直以来,在新能源车市场中存在这样一种认识:农村地区大多有独立庭院,所以停车和充电需求相对容易得到满足。农村地区消费者可以在家中通过慢充完成充电,充电不存在问题。  

事实上,随着车辆续航里程和行驶半径的提升,公共充电桩在农村地区也有着潜在市场需求。  

李万里表示,依靠家中自行充电可以部分解决农村地区消费者充电需求,但新能源车的基础设施建设仍然重要,不能因为农村地区的特殊使用情况就降低了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标准。“在一二线城市充电桩基本满足使用需求背景下,下一步充电桩建设应该向高速公路和待开发的中小城市和农村地区倾斜。”他说道。  

目前,国内充电桩建设主要集中于一二线城市,而农村地区公共充电桩比例一直在低位徘徊。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发布最新数据显示,广东省、上海市和北京市公共充电桩数量分别为11.25万台、8.45万台和8.15万台,虽然不高,但已位居全国充电桩数量前三名。我国公共充电桩基础设施区域较为集中,截至今年2月,国内公共充电桩建设前十位地区所拥有数量占比达72%。  

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共充电桩数量在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地区布局不足。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通知》明确表示,鼓励各地出台更多新能源车下乡支持政策,改善新能源汽车使用环境,推动农村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  

近年来,中小城市和农村地区不断出台相关措施,以促进新的增量市场。宁德市、昆山市、三亚市等就制定了新能源车基础设施发展目标。  

去年,三亚市审议通过《三亚市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规划(2020-2030年)》,目标到2030年底,全市累计建成不少于16.43万个充电桩(枪),累计建成换电站66座,形成完善充电基础设施整体网络。  

许海东认为,虽然新能源车下乡是一个有时间期限的市场推广活动,但对于市场参与各方而言,新能源车市场发展是永恒的话题,没有所谓的终点。实践已经证明,在新能源车市场发展的道路上,无论是城市和农村地区,无论是主流纯电动车型还是引领未来的氢能源汽车,基础设施建设都是支撑市场发展的核心要素,不可或缺。




责任编辑:冯牧羿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