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网评 > 正文     濮阳网-中共濮阳市委门户网站 濮阳市唯一重点新闻网站


打刷脸官司,是对隐私保护的提醒

作者: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6-22 09:23:30

被称为“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的这起诉讼,近日在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

据钱江晚报·小时新闻客户端报道,浙江某大学副教授郭兵去年4月在杭州野生动物园办理了一张双人年卡,在一年有效期内,可凭年卡及指纹不限次数入园,当年10月,动物园方面短信提醒年卡系统已升级为人脸识别,未注册人脸识别的用户无法正常入园。郭兵不同意接受人脸识别,要求动物园退款。双方协商未果,郭兵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人脸识别技术如今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在许多场景都在应用。比如手机开机刷脸,上班考勤刷脸,购物支付刷脸,这些刷脸应用已经越来越普及,很多人也没有感到哪里不对劲。从这角度看,我们应该感谢郭兵——他的较真,让我们有机会重新思考人脸识别技术及其运用对个人的影响,以及该技术的法律边界。

每个人的脸,具有不可替代性。这张脸既关系到我们的个人隐私,又关系到我们的个人财产安全等诸多事项。在这个年代,我们这张脸就是一张通行证,一个独一无二的支付密码。这就意味着,我们授权使用人脸识别的应用场景越多,个人隐私被泄露的风险系数越高,个人安全也就越得不到保障。

事实上,很多人只是知道,刷一下脸就可以付款,就可以通行无阻,而不了解这背后的技术操作及规范。在很大程度上,很多人也不知道,采集人脸的机构会把这些个人信息运用在何处。表面上,个人只是完成了一个验证流程,而实际上,机构却可以利用个人的一次次刷脸动作,勾勒出用户行为轨迹,描绘出清晰的用户画像。

这样来看,郭兵对动物园升级使用人脸识别持谨慎和反对态度,值得理解——我不知道你拿我的脸去干什么,我怎么能随随便便答应?这应该是郭兵坚持不同意的一个重要理由。不过,由于人脸识别的相关规范目前并不健全,难以从现行法律上加以界定,这起“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实际上更像是消费维权官司。

郭兵认为,动物园仅凭一条短信通知就要求改变入园方式,是一种“单方变更”,而其单方升级入园方式,实质是“违约且构成欺诈”。换句话说,起诉方的诉求并不是直接落到人脸识别问题,而是从更成熟的消法体系入手。明明反对的是人脸识别,却只能质疑对方的程序,这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尴尬。

不过,无论这场官司谁输谁赢,都能起到一个作用,就是提醒我们更加注重个人隐私保护,反思诸如人脸识别技术应用的法律边界。同时,针对人脸识别等先进技术应用,需加快健全法律加以规范。个人隐私保护的一个重要原则,是当事人有权说“不”,这一原则应在法律法规中得到充分体现。(魏英杰)




责任编辑:崔莎莎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