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河南“95后村支书”回应走红:每个岗位都能发光发热

发布时间:2023-03-19 21:20:26

3月17日,95后的张桂芳在短视频平台分享了自己回乡做村支书的经历。视频中,她调侃道,回乡前朋友说村支书工资高,回乡后发现村里负债百万。调侃归调侃,作为村支书,她带领村子修路、清理河道、修建公共设施等,做了不少实事。

  两天内,该视频点赞量高达百万,迅速爆红网络。截至3月18日,她的账号粉丝量已跃至23万。

  1997年出生的张桂芳今年26岁,已经担任三家村村支书两年多了。2020年12月25日,刚从天津农学院毕业的张桂芳被选为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石林镇三家村村支书。2021年5月,张桂芳提出彩绘墙的设想,想以此改变村貌,吸引游客。完工之后,三家村成为“彩虹村”,张桂芳因此出圈。正是这次契机,为三家村的发展带来更多关注和机遇。

  3月18日,澎湃新闻与张桂芳进行了对话。

微信图片_20230319184640.jpg

  张桂芳。本文图片 受访者供图

  以前会哭,现在不会了

  澎湃新闻:是什么样的契机促使你返乡当村支书?

  张桂芳:2020年村里换届,村支书人选成了难题。年底有村干部给我做工作,让我回来试一试。

  澎湃新闻:你父母对你做村支书是什么态度?

  张桂芳:选举的时候,我高票当选,他们觉得很骄傲。因为我母亲是远嫁,她不希望我远嫁,认为只要我回到他们身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什么工作都很好。从小到大,我都是很普通的一个人,因为做村支书,父亲很为我自豪。所以他们是很支持的。

  澎湃新闻:最开始时顺利吗?

  张桂芳:前两个月天天哭,没有具体原因,可能因为心理压力大,陷入了“emo”情绪中。但我的同事都很照顾我,他们有的已经六十出头,但非常敬业,对年轻人的想法也非常支持。

  澎湃新闻:有没有特别难的时候?

  张桂芳:最难的可能是刚接手工作时,村里没有钱,负债百万。现在已经克服许多困难,觉得还好,村里债务也处理了百分之六七十。我同事经常跟我说:大事小事到跟前就了了。意思是不管什么事只要大家一块去做,问题总能被克服。

  能坚持到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大家对我的关爱。

  澎湃新闻:有没有遇见沟通问题?

  张桂芳:不讲理的吗?一般逻辑上他理论不过我,我会一点一点跟他分析。最开始沟通不下来时,会哭,现在不会了,因为我哭的话,村委会士气就弱了。如果我们占理,就要把腰板挺直,把工作做下去。

  澎湃新闻:感觉什么时候融入了村民?

  张桂芳:2021年“7.20暴雨”时,我协调了许多物资,给大家发放,可能那一次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其实不光是我协调的,政府发的也很多。发物资时,有老太太拉着我的手说,你这小姑娘真能干,天天发东西,下一届还让你干。

  澎湃新闻:有什么让你印象很深的事吗?

  张桂芳:当时,发完物资,村民们开始自发捐钱。村里只有三四百人,有许多老人和孩子,他们的钱很不容易,却捐了三四万。灾后我们号召大家自救,先把路通开。第一次广播,就有一百多人参加。有些人白天要出去打工,也参加了劳动。有一位70多岁的老党员,因为车祸小腿粉碎性骨折,当时还没恢复好。他的老伴拿着他的党徽到村委会,跟我说,虽然他人没法到,但他的党徽到了。老人的老伴把党徽别上,就出去干活了。

  做短视频

  想为村民致富增收拓宽渠道

  澎湃新闻:村里什么时候开始引起关注的?

  张桂芳:2021年5月,我提出彩绘墙的设想并正式实施。7月被媒体报道后,增加了社会的关注度。

微信图片_20230319184646.jpg

  “彩虹村”三家村

  澎湃新闻:媒体报道说,当时对村子影响很大?

  张桂芳:是的,我们受到很多关注,也迎来一些项目。例如有人给我们捐路灯,我们的地也租出去了。其实刚做彩绘时,有些村民不理解,有人专门跑到家里去骂我,他们觉得钱应该投到基础建设上。被关注后,大家见到了网络和媒体的力量,对我之后的每一个决定都很支持。

  澎湃新闻:我看村里还做了图书馆项目。

  张桂芳:图书馆是把危房推倒后重建的,我们自己协调资金装修。当时没有装门窗,里外也没有粉刷。做柜子和书架时,村里有位做装修的村民,带我们去买材料,给村里装书柜,很大的书柜只花了1800块。其实这样温暖的事很多。有一次修路,征地费用由村委会出,但村委会没钱。一般征地款是1300块钱一亩地,我们跟村民商量后,村民只让村里支付了400块钱。这些事情让我感触也很深。

微信图片_20230319184650.jpg

  三家村的孩子们在图书馆。

  澎湃新闻:为什么现在开始做短视频?

  张桂芳:我们村的地理位置、用地指标等条件,都没有太多优势。短视频属于轻资产,我们想通过这,给村里招商引资。账号定位以三农为主,看能不能给村里引来一些专业的种植商。

微信图片_20230319184653.jpg

  村民们在小电影院看电影。

  澎湃新闻:以前为什么没有做?

  张桂芳:以前很多事情没有记录,现在回想起来很遗憾。2021年底,我们的小电影院正式投用,同事用软件剪辑了我们一年的工作合照和日常照片,给村民看,许多村民看哭了。我现在开始做这件事,也是希望将记忆保存下来,将基层故事宣传出去,在这个过程中,为村民致富增收拓宽渠道。

  看着村里点点滴滴的变化

  觉得留下来很值

  澎湃新闻:村里受到关注后,吸引的投资多吗?

  张桂芳:投资不多,可能因为大家没有看到实际的收益,所以我们才想把关注度和影响力做得再大一点。

  澎湃新闻:村里现在在做食用油?

  张桂芳:是的,高油酸花生油。我们把种的花生卖给厂家,厂家做成油,再以出厂价给我们,我们对外出售。我们计划整合一下村里的农产品资源,做成规范农产品。我们希望专业的人来做,我们全力配合。当然,招商也不一定是农业,我们来者不拒。

  澎湃新闻:村里还种了许多南瓜?

  张桂芳:是的。我们把土地流转出去,吸引投资商种南瓜,解决了30多个老弱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去年村里发放土地流转费18万。

  澎湃新闻:增收情况如何?

  张桂芳:村民有增收,村委会没有增收。我的理解是:集体经济表现不只在村里账上数字的增长。如果村民增收了,也是集体经济增收。这不是官方集体经济增收的概念,我自己是这样理解的。

  澎湃新闻:你怎么理解你身上的标签,例如95后,女村支书?

  张桂芳: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岗位,每个岗位都能发光发热。

  澎湃新闻:在农村,会影响个人问题吗?

  张桂芳:不影响。视频发出来,有好多人要给我介绍对象。

  澎湃新闻:我看你朋友圈发了条“2023民生小事”,能分享下吗?

  张桂芳:那是我前天(3月16日)给村民拍婚纱照,我拍了一些,找摄影老师拍了一些。主要是前些天听村民说,他们没拍过婚纱照。很多老人一生中可能只有一张大相,就是遗像。我之前就想给老人们拍全家福,后来没协调到资源。这次正好有拍婚纱照的机会,就跟村民们说,想拍婚纱照的话都可以来拍。

微信图片_20230319184657.jpg

  张桂芳组织的“2023民生小事”为村民拍婚纱照。

  澎湃新闻:那些婚纱照看起来很幸福。

  张桂芳:我也干不了大事,就干点小事。给大家拍照的时候,我觉得很幸福,被大家的幸福”羞红“了脸。

  澎湃新闻:有没有觉得,回村是一件很正确的事情?

  张桂芳:每次回家,走在路上,看着自己带领大家装的太阳能路灯,看着村里点点滴滴的变化,都觉得留下来非常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