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栏目 > 新时代都是奋斗出来的 > 正文


一户贫困户也不能落下

作者:  文章来源:濮阳日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6-26 02:15:01

0-4.jpg

“我在这个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还不到2个月,但正是这段时间让我体会到了扶贫工作的不易,却十分重要。”6月23日,濮阳县五星乡葛邱村驻村第一书记王保超谈起他眼里的精准扶贫工作,感慨万千,“刚被派驻到村里时,因为没有在乡村基层工作的经历,我就想着‘上面领导让干嘛就干嘛,安排什么就干什么’,把上级部署的工作干好,不被通报、不给单位抹黑,自己的这个第一书记就算合格了。但等了解完村里的贫困户情况后,我的心情非常沉重,一种从未有过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  

在葛邱村驻村蹲点采访的十几天时间里,记者陪同王保超和村干部跑遍了全村的14户贫困户,对王保超的心情感同身受。  

无论是从村里的发展情况,还是村民的人均年收入来看,葛邱村都称不上是一个贫困村,村里的绝大多数家庭生活殷实,但仍有14户家庭被申报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综观这14户家庭的情况,记者发现,尽管各家有各家的困难与不幸,但他们却有着相同点:所有贫困户基本都是因病、因残致贫;绝大多数贫困家庭都缺乏劳动力;家庭经济困难,缺乏项目启动资金和技术支持;家庭成员文化程度较低,缺乏引导帮扶。除此之外,葛邱村没有企业,在安置贫困人口就业方面难度大。在此情况下,要想让14户贫困家庭尽快实现脱贫无疑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开弓没有回头箭。扶贫是一个硬任务,无论有多难,我们也得想办法完成这个任务。”葛邱村党支部书记张善军说,通过精准调查,在确定1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之后,村“两委”一班人统一思想认识,多次和驻村第一书记开会研究,针对每家贫困户的不同情况,制订不同的帮扶措施。同时,积极向上级部门争取精准扶贫施策,千方百计谋划脱贫项目。主动与养殖、种植等农业龙头企业,以及相关公司沟通对接和洽谈,加强分析论证,争取筹谋符合当地实际条件和具有较强带动能力的发展项目。“贫困户家庭几乎没有劳动力,即使有劳动力也需要照顾家庭,只能在家门口做季节工。针对这一特点,我们通过与华泰园林种植基地对接,安排了包括14户贫困户在内的100多人在家门口打工。对个别有富余劳动力的贫困户,我们还想办法、托关系把他们介绍到外面务工。”张善军说。  

40多岁的李先合,自父母过世后,便一人生活。因患有颈椎、腰椎等疾病,李先合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去年夏天,李先合被列入精准扶贫对象之后,村干部考虑到他从小放羊,有养殖方面的经验,就鼓励他养羊。按照到户增收扶贫政策,扶贫部门补贴8000元,加上借到的钱,李先合买了40只小羊,从此走上了脱贫的“羊倌”大道。如今,除已经出栏多只羊之外,李先合的羊群已有52只的规模。6月中旬,王保超找到李先合,给他讲了建档立卡贫困户无抵押、无担保、政府贴息贷款的政策后,李先合准备申请贷款,修缮羊圈,扩大养殖规模。“‘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轰’。如果养多点,一年出栏的羊能有50只,每只按600元算,就能挣3万元左右。”他满怀憧憬地对记者说,“这样干下去,用不了几年,我不仅能还了债,还能把我那三间破房子翻盖一下,到那时我就可以彻底脱贫了。”  

54岁的张立军一家也是村里的贫困户。他妻子因病导致肢体残疾,失去劳动能力,女儿正在上大学,每年光学费和生活费就需要2万多元,一家人仅靠3.8亩地的粮食收入根本不能糊口。精准扶贫工作开始后,村里帮张立军把责任田全部流转给了华泰园林种植基地,还介绍他到华泰园林种植基地打工,闲暇时他还在附近村庄走街串巷收废品挣钱。“村里把我家列为低保户,每年有4000元的生活保障补助,土地流转这块每年也能收入5000多元,加上我在华泰园林打工和收废品挣的钱,维持日常生活已经没问题了。不能光指望政府救济,我也在琢磨能不能找一个适合我们家干的项目,争取早点脱贫。我相信,有国家扶贫政策的帮助,我们家会很快好起来的。”张立军对一家人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谢志伟是一名复员军人。他家被列入贫困户行列的原因同张立军一样,也是因病致贫。他刚满16岁、正在上中学的儿子从出生开始就不断生病,为此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考虑到谢志伟既缺少资金,又不懂技术,今年年初,五星乡政府通过多方联系,安排他到外地一家企业干门卫,使他每月有了固定收入。他的妻子则在本村一个酱豆饼生产点打工,每月也能挣1500元左右。“现在,虽然俺家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比前几年强多了。家里的地流转走了,不用再操心种地的事儿。等再过2年孩子上了大学,俺两口子就可以一起到外面打工了,挣的钱肯定比现在多。等手里宽裕了,我们就能把家里的三间旧房子翻盖一下了。”谢志伟妻子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刘循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