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栏目 > 新时代都是奋斗出来的 > 正文


元村镇曹庄村贫困户曹善英:贫困中挺起不屈的“脊梁”

作者: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2-02 21:40:20

1月30日,雪后初晴的元村镇曹庄村冻得人手都伸不出来,该村贫困户曹善英的食用菌种植大棚里却热气氤氲,不仅空气热,曹善英心里也是热烘烘的。看着自己种植的蘑菇,他高兴又欣慰地说:“自己干起来的,就是有成就感!”

640.webp.jpg

曹善英今年53岁。说起自己的经历,他感慨地说:“我这一生,起起落落,都快能写一本书了。”

对曹善英来说,截至到现在,他的人生大概可以分成两个大的阶段,第一个阶段算得上“春风得意”,第二个阶段则是“艰难困苦”。

转变的发生,是妻子的生病离世和曹善英的意外摔伤。

在此之前,曹善英一家过着幸福的生活。家里一个女儿,已经在外地上班;三个三胞胎的儿子,正在上学。上世纪90年代初,曹善英就考下了A2驾驶证,跑起了长途运输。家里生活条件在村里算是富裕的。他本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是个生活热情很高的人。家里现在还摆满了他以前购置的电焊机、气焊机、打料机等各种机器。

“以前他家庭条件富裕,谁家做难了,他都会帮助别人。他还会电焊气焊,谁家拖拉机、三轮车啥的坏了,赶着歇班,他也经常给人家修个机器、焊个东西。在村里人缘很好。”该村村支部书记曹世院说。

但在六年前,妻子被查出患了肺癌,正当他倾尽所有为妻子治病时,厄运接踵而至,他自己骑自行车时意外摔伤,脖子以下基本不能动了。

640.webp (1).jpg

家庭生活状况一落千丈。如果说妻子治病期间,曹善英还勉强能抖起精神,张罗给妻子看病;那么,妻子的去世,则抽去了他最后的精神支柱。

曹善英垮了。

钱花光了,自己也成了个“废人”。整整三四个月的时间,他消沉地躺在床上,拒绝去看病。因为再看病就得借钱,他不想活了,但不能再给孩子们留下外债。

七十多岁的父亲母亲,街坊邻居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又想不出好的办法来帮他。曹善英的父亲腰椎不好,常常拖着病体来给儿子帮忙;母亲先天性心脏肥大,从老家跑来帮忙的时候,有时气都喘不上来。街坊邻居们也假装散步拐到这里,时常劝导他:“你要有啥,你可叫仨孩子咋生存?”村支两委很及时为他办了低保。

640.webp (8).jpg

和他关系要好、彼时尚未担任村支部书记的曹世院也经常和他谈心,鼓励他、开导他。

这都给了曹善英站起来的动力和决心。

“上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下有三胞胎的孩子,我哪怕是个朽木,也是家里的顶梁柱。我这根朽木倒了,这个家就完了。周围也这么多人关怀,咱自己何苦不站起来!”曹善英的精气神慢慢提起来了。

“能坐着就不躺着,能站着就不坐着!”这是他送给自己的一句话。

在医院里上了钢板,剩下的就只能自己慢慢锻炼了。他不想让街坊邻居看到自己的窘态。关上门,自己在家爬着锻炼。

“见过小孩子爬吗?就跟小孩一样,抓点东西,能站起来就站起来,摔倒了就大声喊邻居过来帮忙。”曹善英说。一次傍晚,他没走好,一下子向后仰倒,头都磕得流血了。他忍痛用毛巾捂了一夜,直到天亮才去医院,头部缝了好几针。

不忍心让母亲再劳累,曹善英自己试着爬着给上学的孩子做饭。

“做儿女的只要有父母,都想着努力完成自己的事;有未成年的孩子,都想着把他们培养出来。不说给他们买房子娶媳妇,但都得把他们培养成人,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做的,这就是三字经说的‘人之初,性本善’,是作为人最起码应该完成的。”曹善英说。

曹善英家里原来养的有鸡。最难的是爬起来喂鸡的时候。鸡舍在另外的屋子里,从住的屋子到鸡舍,架拐都过不去,他都是爬过去。

“我认为还是得干,只有实干才是唯一的出路。”

曾经有段时间,鸡也养不下去的时候,乡亲们就把喂鸡用的玉米赊给他,缺钱的时候就千儿八百的借给他。他非常重信用,也不愿麻烦别人太多,卖完鸡蛋立即就把玉米和钱还上了。

生活向着好的方面发展起来。曹善英逐渐能架着拐走路了,尽管右手和右腿都是麻木的,没有知觉。2016年,经过精准识别,曹善英家被确定为贫困户,一揽子帮扶举措接连而来:1000元的到户增收项目补贴(养鸽)、15000元的自主创业补贴、三胞胎每人每年1650元的教育补贴,还有危房改造项目……

责任编辑:循源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