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频道栏目 > 娱乐•时尚 > 正文


电视剧聚焦小留学生引发家庭矛盾及社会问题

作者: 王彦  文章来源:文汇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7-12 08:55:37

14.jpg

海外陪读之前,李娜与丁一一还算母慈子孝。可开启 “一对一”相处模式后,一言不合就剑拔弩张,成了母子常态。究竟是低龄留学该 “背锅”,还是李娜本人需反思?

15.jpg

◆ 孩子留学,妈妈陪读,爸爸 “灭火”,这样的一家三口相处模式,对于 “家有留学生”的家庭而言,不在少数。图片均为 《陪读妈妈》海报。

16岁的儿子越来越令人费解了,怎么办?一家人在孩子学业上产生巨大分歧了,怎么办?因为陪读,一连串“怎么办”困扰着剧中女性。

习惯了老一辈的无条件支持,职业女性忽然要独自负担所有家务;习惯了当“周末父母”,在自身专业里如鱼得水的高知女性,忽然要重新研究陌生的体制与环境。因为孩子学习状态的改变,接二连三的“忽然”也降临到了孩子妈妈们的身上。

电视剧《陪读妈妈》已在浙江卫视和爱奇艺播出十余集。当代都市,两代人的相处及新旧教育观念冲突,看似老生常谈。而今,随着低龄留学的趋势愈加明显,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即将面对他们的青春期儿女,海外陪读、父母自身成长等老命题里的新困惑浮出水面。此前播出的《小别离》陈述了三个初中生家庭“要不要留学”的不同态度。今年热播的《归去来》速写了几位大学留学生及其背后原生家庭的复杂牵绊。眼下这部新剧,某种程度上,既可视为《小别离》的后续,又能被看成《归去来》的前传。它试图引发观众探讨:当中学生们纷纷出国留学,飘洋过海经受考验的,究竟是孩子还是妈;当亲妈们一个个变为“吼妈”,该“背锅”的是低龄留学这件事儿,还是家庭自身的相处理念。

低龄留学案例渐多,青春期的典型症状在海外环境里被一一放大

《陪读妈妈》的视角从丁家切入。胡先煦饰演丁一一,他刚念完高一就被父母送去了温哥华。母亲李娜由梅婷饰演,执掌一家百余人规模的化妆品公司;父亲丁致远由许亚军饰演,是位高情商的大学教授。夫妻俩工作繁忙,爷爷奶奶 “代行”了部分家长职责。蜜罐里泡大的孩子孤身留洋, “不适应”三个字扑面而来。于是妈妈临时赴加,从暂住变成陪读,大小故事或曰“事故”由此展开。

第一桩事故由小丁同学自导自演。他挖空心思想回国,说服同学罗盼配合自己上演一出“校园暴力”,以求学校除名。不料,赶来处理事故的妈妈发现了真相,丁一一的小算盘落空。随后,无心学业的儿子与“填鸭”般给孩子报满兴趣班的妈妈,沉迷游戏的儿子与“搬救兵”限制家里网速的妈妈,第一次上台演出的儿子与失约没来捧场的妈妈,母子间的冲突不断升级,两人俨然从国内的母慈子孝走到了一言不合就剑拔弩张的境地。

乍一看,这些问题可能发生在所有“家有青春期”的父母子女间。但在留学专业人士眼中,低龄留学趋势渐显,会加剧青春期的典型症状。上海升藤学院的夏老师向记者展示了一份《国际人才蓝皮书: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数据显示,在我国出国留学人员增速放缓的大前提下,低龄化留学却呈增长态势。2017年,在所有中国赴海外留学生里,中小学人群占比达到30%,同比增长五个百分点。他说:“我们并不提倡低龄留学。一方面,孩子在学业上的目标不够明确;另一方面,他们的心智、语言、自理能力都未成熟,一洋远隔可能会使这些困难在陌生环境里被叠加、被放大。”

现实问题投射在剧中,《小别离》的三组家庭为“该不该送孩子留学”举棋不定,甚至爆发冲突。《陪读妈妈》里的丁一一因为留学的决定来得仓促,他从学业到生活表现出了种种反常。至于《归去来》里的成然,物质上“富养”与精神上“穷养”的合围结果,让他俨然成了低龄留学的负面典型。

为人父母不需要证书,却要用一生时间来完成考核

《陪读妈妈》里,听闻母子失和,丁致远赶来温哥华“救火”。他有句台词说出了生活真相:“为人父母不需要证书,却要用一生时间来完成考核。”

从表面看,李娜的难题似乎都是因出国陪读才排山倒海地来。比如她的医疗观念在西方医生眼里无异于小题大作,而加拿大警方对于路边违法停车的处置态度也让她深觉一惊一乍,这些固然是异质文化土壤结出的果。可于李娜,真正困境仍旧是代际间如何去爱去理解。在黑客入侵校园网篡改分数这桩疑案上,父亲丁致远坚信儿子“不是这样的人”,母亲李娜在校董面前说不信,转身却对儿子怒吼“你可知这是人品问题”。难怪丁一一反复沮丧,自己在妈妈眼里“什么都不是”。

责任编辑:晨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