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频道栏目 > 文化•旅游 > 正文


想起那年种稻子

作者:杨兆瑞   文章来源:濮阳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9-13 09:06:17

“民族精神” ,沸沸扬扬。这,不禁让我想起当兵时那桩种稻子的往事……

时值1972年,山西大同。我在原坦克七师高炮营一连服役。那时全军正在加强战备同时,全力落实毛主席“战斗队、工作队、生产队”的“五.七指示”。记得战友们有个说法儿:“工兵高炮,挖煤种稻”。因师属工兵营高炮营齐装满员,兵员雄厚的此二营,自然承担起全师最艰巨的“生产队”任务。于是,战友们拿着八块钱津贴,过着日餐三毛二的日子,踩着冰渣种稻,顶着矿灯下井……

记得那年过罢春节,连队“移防”。在花园屯西,原六十九军骑兵废弃的马棚里安营扎寨。整整一年,刚从“五.七煤矿”的“矿工”生活里“解放”出来,大家不免松了口气:这回,俩儿鼻孔再也不会黑乎乎的啦!

不料,战友们当天便傻了眼:天哪!当地仅有一口老井濒临干枯,用木桶“摇”出来就是“黄汤汤”。有时,百余官兵连那“黄汤汤儿”都喝不上!无奈,只好砸开冰块,用大同化工长排泄的“河水”了结腹中饥渴。

不久,全连奉命种稻。咋种法儿?先育秧。

某日,天寒地冻。身着棉衣大头皮鞋的官兵,呼着“一二三四”齐步行至育秧现场。一看哪场景,百余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好家伙!头天上过水的“稻田”里,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别说育秧,就是光脚往上一站,也得让你心惊胆寒……

穿胶靴?一双十来块,比津贴还贵!穷当兵的那买得起?!

这秧,咋育法儿?郑治原,原籍河北枣强,曾在抗美援越防空战中九战八捷的老连长,真是好样的!还在人们犹豫徘徊之际,只见他皮鞋一脱,袿子一扔,光脚踏上冰块,一踩一个窟窿!“看见了吗?就这干法儿!”

强将手下,真的无一“怂兵”。

那一刻,“当兵的”疯狂得似乎全然忘记了光脚踩冰块啥“滋味儿“!不一会儿,好几亩冰块,被百余双脚板“粉”成冰渣。几个人再用木板子一推,地平得简直跟纸一样,稻种往上一撒,再搭好弓棚薄膜,万事大吉……

没三天,全连官兵那腿上无不迸起鲜血直浸的“蚂蚱口子”!即便如此,百余兵,竟无一个临阵退缩的……

记得有位叫庄建一的新兵,时年十七八岁,家境亦属殷实。就在那些天,时任徐州市人事局长的父亲携母看望他。战友们一直安慰:建一在俺连表现好着哩,请您放心吧……可细心的母亲还是看出“破绽”:见他一直不停地往下拉裤腿,似乎在掩盖什么,不免疑心顿起……冷不防,把那棉裤往上一撩,只见从未受过“洋罪”的亲生儿子,两条腿上满是结着血痂的“蜢蚱囗子”!两位亲人顿时眼圈微红,老半天没说一句话……

时过境迁,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一起种稻子的战友,大都退伍返乡,有的己经离世。但种稻子的那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军人血性,那种无坚不摧、无难不克的军人气质,岂不比那些日获上千元的“明星”,更配得上“民族精神”!

毕竟,一个民族,其精神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




责任编辑:晨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