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民生综合 > 正文


不一样的归途 一样的心情:回家过年

作者:杜鹏  文章来源:濮阳早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2-12 09:04:26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回家过年、亲人团聚成为春节最温馨的符号。老家年迈的父母渴望着能在春节时看到一年未见面的子女,年幼的孩子期盼着外地工作的爸爸、妈妈。随着春节临近,乡愁格外浓郁。“过年回家吗”成了身边人使用频率最高的问候语。火车站、汽车站,排成长龙的购票队伍,也诠释了返乡人归心似箭的心情。  

虽然有人说,因工作等原因,今年不能回家;但更多人表示,无论春风得意、衣锦还乡,还是暂遇挫折、内心恐归,抑或路途遥远、长途跋涉,今年一定要回家团圆。2月11日,记者多方走访,听归乡的人讲述他们关于家的故事。

家乡没变  

回家越来越快

讲述人:赵子腾

家乡:范县  

我真正经历春运,是从到县城上高中开始的。20世纪90年代末,我开始到县城上高中,每到月末都需要坐车回家,到了寒假学校统一放假依然是坐车回家,那时就听到司机时不时地在说“现在是春运时期”,才感觉到原来春运已经在身边了。  

虽然从县城跑到乡镇的小中巴车全程也就二三十公里,即使是春运期间,车还是和平常一样,仍然是跑固定线路的那几辆,只是在学生集中放假的时候才会比较拥挤。当我和同学一起结伴坐上车的那一刻,那种离开学校的放松和即将享受寒假的欣喜还是令人非常激动。  

我大学是在山东济南读的,离家200多公里,交通工具依然是汽车。大学期间,我基本上是一学期回家一次,一次暑假一次寒假。那时候同学来自五湖四海,大多数同学需要坐火车回家,于是每到放假前,他们都要去买火车票。而我,每次都是坐汽车回家,一般半天时间就到,十分方便。即使到了寒假,我也只需要到济南汽车总站买车票就行,然后就能一直坐到家门口下车。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济南,娶妻生子。现在生活条件好了,都是开车回家,越来越感觉离家更近了,原本需要大半天时间才能走到的家,现在两个小时就到了。

父母在家就在过年回家  

讲述人:朱晓娜  

家乡:华龙区岳村镇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在我看来,父母在,老家就在;老家在,就没有什么能阻挡回家的脚步。尤其是在春节来临之际,回家的思绪如野草般疯长,对父母的思念也与日俱增。就像那首歌里唱的“我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一样,我记忆中的家乡,有小河、有池塘,有稻田,有“鱼翔浅底”,更有“雀舞九天”。更重要的是,那里有我的父母,还有如亲人般的乡邻,他们构成了我回忆老家时的全部画面。  

我至今仍记得,我第一次因上学离开老家时,在路口看到标示牌“距郑州272KM”的情景。没想到,我第一次远离家乡,就注定了以后和父母的分隔两地。我也时常假设,如果没出来上学,一直守在父母身边会是一番什么景象。好在现如今交通越来越发达,濮阳也终于通上了火车,距离虽远但路程并不辛苦,所以,一年中我总会有几次回家看望父母的机会,陪他们说说话、吃顿饭、干点活儿。看着他们一天天老去,我愈发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沉重。我父母是农民,经年累月的劳作使他们过早地苍老了,我曾多次劝他们来郑州一起生活,甚至有一次大动干戈把他们全都接来了,可是,住了不到两个月他们又回去了,理由是“不习惯在这儿闲着”“还有自己的活儿要干”。  

要过年了,我也要回家了!

孩子回到家

老人乐呵呵  

讲述人:李元一  

家乡:濮阳县  

在濮阳县的东南方向,有一个文留镇,镇子里有一个东肖寨庄,那就是我的老家。每年春节前,顺河风呼呼地叫,或者雪花飘落,我顶风冒雪,总要回去。  

小时候过年时,姐姐在家拉风箱烧灶火,爸爸身上系一块布当围裙,在锅台边忙着准备过年的吃食;大哥和庄上的一帮人在村里支起的杀猪锅那儿忙活;小哥剥葱、剁萝卜馅;妈妈在忙着准备姐弟五人的新衣;我和弟弟嬉闹着当“通信兵”,传个话儿,打扫卫生迎来送往。难忘那浓浓年味儿,那热闹温馨的老家。  

如今,日子越来越好,做饭不用风箱,对联是金粉印刷,年夜饭直接下馆子,但没变的是,大年初一你来我往给长辈拜年的规矩。  

村里的人盼望年来节到在外上学、打工的孩子们回来呢!说说村上古今,听听外边见闻,长精神啊。有孩子回来的家,老人们乐得合不拢嘴,逢人就夸孩子长大了,懂事有孝心。孩子没回来的,老人就替孩子打圆场话,眼里藏不住失落和遗憾。我是2月10日到家的,听说我今年能早些回来,父母早早地就准备起来,炸丸子、炸带鱼。父母身上所散发的那种快乐,不是钱能衡量的。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大家都回家过年吧。

吃着母亲准备的红油辣椒

家就在嘴里了  

讲述人:鲁翠翠

婆家:安徽滁州  

春节,是家人团聚的日子。对于我和父母来说,春节却是分别的日子。2月12日下午,我和老公要带着孩子到安徽滁州陪孩子的爷爷奶奶过年。2月10日晚,分别将至,我母亲怎么也睡不着,她从床上爬起来,找来一个空的矿泉水瓶,倒掉残余的水滴,用吹风机吹干,又打开燃气灶,往锅里倒上油,待油烟腾起,关掉炉灶。她从陶制的大缸里,挖出剁碎的红辣椒,放在灶台上,端起油锅,淋了上去,等了很久,才将辣椒一勺勺装进空着的矿泉水瓶,再次入睡已是深夜。我知道,这是母亲给春节回安徽婆家的女儿的礼物。此去,再回家可能又是一年后。安徽一带,饮食向来清淡,70岁的母亲早就从女儿口中得知这条“重要线索”。这份辣椒酱,也早在她心里想了很久。此外,还有一小袋家乡的花椒更能使我品出家乡的味道。  

这次来濮阳,我在家里待了七天,原计划过了春节再回去,但毕竟嫁了过去,那边也是家。临近春节,我不得不再次远行。除了回来时带着的行李箱,这次还多了一瓶红油辣椒、一小袋花椒。只有老家的辣椒才有辣味,放上油能够保存很久,这是我最喜欢的味道。当年,刚到滁州时,饮食是我最不习惯的地方,清淡、没味道。外边的饭馆,即便放很多辣椒也没有辣味。直到现在,多年过去了,我的口味依然没有变,还让老公和孩子也养成了吃辣的习惯。  

对于我来说,这瓶红油辣椒不仅是来自母亲的关爱,更是关于家所有的味道。大年三十,吃着母亲准备的红油辣椒,家就在嘴里了。

今年回丈母娘家过年

路路畅通  

讲述人:姜昊生

媳妇娘家:范县  

媳妇说,今年回我们家过年吧。要是以前我肯定不从,不是害怕黄河故道的风沙,而是担心路难行。  

媳妇家在濮阳范县,经济相对落后,尤其是交通,更不方便。记得2008年春节,我以新女婿的身份,第一次回老丈人家过年。早上5点多到汽车站坐车,到家给老丈人倒酒时已是下午2点多了,足足走了9个小时。当时我记得高速公路只通到濮阳市区,从濮阳市区到范县,几十公里竟然走了2个小时。  

成家后,日子红火起来,我们有了自己的车。有一次,我拉着媳妇带着女儿,走了两个小时的高速公路,准备下站的时候,欣喜地发现范县也有了高速公路,这样回老家更快了。  

2012年以后,家门口通了京广快速路、陇海快速路,两条高架直达高速公路收费站,上高速,时速120公里,两个小时就能到老丈人家。这还不算完,昨天听大家说,范县人可以坐火车啦!我赶紧点进去看看,随后惊喜地发现,范县将纳入全国铁路网,开行旅客列车,这样一来,今后回范县更方便了!  

想到这里,我很激动,就给媳妇说,咱们今年就开车回家过年,给老丈人买好烟好酒,给丈母娘买好看的衣服,也给村里的乡亲们买点儿省城特产,大家过个红火年!




责任编辑:循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