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国际 > 正文


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李克强总理答中外记者问

作者:  文章来源:濮阳日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3-17 07:11:34

zw160340.jpg

3月1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记者提问。 新华社记者 邢广利 摄

新华社北京3月16日电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16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记者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应大会发言人傅莹的邀请会见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问。

记者会开始时,李克强说,欢迎大家来参加记者会,感谢你们对中国两会的关注和付出的辛劳。刚才主持人说了,时间有限,就单刀直入吧。

路透社记者:近期中国股市和汇市的波动引起了国际投资者的高度关注。请问总理,您认为中国的金融市场目前面临哪些主要问题和挑战?中国政府对金融市场未来的发展和加强监管有什么计划?股市、汇市和债券市场将会有哪些重点改革措施?近期的市场波动会不会影响改革的进度?深港通会不会年内推出?

李克强:请你提第一个问题,你就把股市汇市等金融市场问题当“当头炮”,不过也可以理解。因为许多金融问题的表现往往早于经济问题的发生。但是金融的首要任务还是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实体经济不发展,是金融最大的风险。去年我们采取了一系列像降息、降准、定向降准等措施,这不是量化宽松,我们始终注意把握货币供应量的松紧适度,主要还是为了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所以金融机构还是要着力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健康发展,绝不能脱实向虚。

当然金融也有其自身的规律,要防范风险。我更关注的是金融机构本身,去年由于一些行业产能过剩、企业经营困难,金融机构不良贷款比例是在上升的。但是我们有抵御风险的能力,因为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超过了13%,高于国际标准,拨备覆盖率达到180%以上,高于我们设定的150%的标准,而且我们还可以利用市场化的手段降低企业的债务率。企业债务率高是老问题了,因为中国是以间接融资为主,但是我们的居民储蓄率也比较高。即便如此,不管市场发生怎样的波动,我们还是要坚定不移地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而且也可以通过市场化债转股的方式来逐步降低企业的杠杆率。

去年由于多重因素的原因,中国股票市场发生了异常波动,有关方面采取综合性稳定市场的举措,实际上是要防范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一点是做到了的。下一步怎么办?前两天我们新上任的证监会主席对具体问题已经作了阐述,因为时间关系我不展开了。股市、债市、汇市这些金融市场,本质上都是市场,还是要推进市场化、法治化的改革。当然,政府有监管的责任,现在看,随着形势的变化,需要改革和完善我们的金融监管体系。要实现全覆盖,因为现在金融创新的产品很多,不能留下监管空白;要增强协调性,因为金融市场产品之间关联度比较高,协调要有权威;还要做到权责一致,中央有关部门和地方要分层负责,发现问题要及时处置,防止苗头性的问题蔓延,也不能容忍道德风险。总之,还是要瞪大眼睛,炼就一双加强监管的“火眼金睛”。

借这个机会我还要强调一点,改革和完善金融监管制度是一个过程,当前各有关部门和地方还是要按照已定的职能履行职责,守土有责,绝不能有任何的松懈,而且还要总结经验和教训,这也是保护好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否则可就要拿你是问了。

关于“深港通”什么时候开通。我们已经开通了“沪港通”,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经验,而且实践表明,对两地都有好处。现在内地和香港正在密切磋商,力争今年开通“深港通”。谢谢。

新华社记者:开年以来,世界经济金融形势很不稳定,中国也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有人担忧中国经济会一路下滑,甚至会击穿6.5%这条线,不仅会影响自身的全面发展和小康社会建设,也会拖累世界经济,请问您怎么看?

李克强:你可是问了一个大问题。不过要说中国经济完不成已经确定的主要经济目标,那是不可能的。

的确,世界经济现在复苏乏力,中国经济又深度地融入世界经济,会受到影响和冲击。中国经济本身也在转型,一些长期积累的矛盾在凸显,所以说下行的压力确实在持续加大。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地区和行业的走势分化。我记得前不久有外媒报道,说是到中国的某个重化工企业,感到经济不景气,而到科技城看,那里的场面火爆,会令人以为经济还在以两位数增长。这跟我们下去调研的一些感受是类似的,说明中国经济是困难和希望并存,如果从底盘和大势来看,希望大于困难。

责任编辑:循源